主页 > 经济 >

中国式打压:安邦之后,谁是下一个倒下的灰犀牛?-墙外楼

  航空公司、足球俱乐部、五星级酒店,还有电影制片公司。

  中国那些最大的商业集团一直在世界各地大举收购各类企业,其中包括一些相当带劲的领域。

  尽管扩张得这么厉害,借的钱又这么多,但是由于它们的政治人脉,这些公司常常令人觉得动摇不了。

  直到去年年中,看起来无法阻挡的增长势头过后,北京突然对其中一些巨头企业有所行动了。

  然后在上星期,开始动真格了。北京踩了其中一家公司的场——接管保险及金融巨头公司安邦,并对公司董事长提起公诉。

  分析人士指,这可能暗示接下来会有更多的干预措施。

  谁是下一个?

  对安邦采取的行动,被经济学人智库(Economist Intelligence Unit)形容为一次“鸣枪警告”。

  而安邦只不过是其中一家。这个行业一个渐渐被普及的代号是“灰犀牛”——指一些巨大而可见的经济问题常常被忽略,直到有一天“犀牛”开始狂奔,毁掉一切。

  分析人士预测,北京的下一个目标可能是海航集团(HNA),它被形容为你从未听过的公司里面最大的一家。

  过去三年总投资约达400亿美元(287亿英镑)的海航集团与安邦不同的是,它最初更倾向于收购“实业”而不是主要围绕一个复杂的金融体系实现扩张。

  它拥有中国海南航空公司、机场服务公司瑞士国际空港(Swissport)、飞机餐饮供应商盖特美食公司(Gate Gourmet),持有德意志银行的大部分股权,也持有希尔顿酒店集团的25%股权,拥有运营丽笙连锁酒店的卡尔森酒店集团(Carlson Hotels)。

  政治风险咨询公司欧亚集团(Eurasia Group)的分析师迈克尔·赫尔森(Michael Hirson)指,虽然没有迹象显示海航有任何财政困难,但可以预计北京将会将手伸向海航,清除其大部分金融股份。

  本月较早前,海航表示,已经将对德意志银行的持股份额从9.9%减少至9.2%。

  安邦的大部分投资者都是将现金投入保险政策之类业务的个体投资人,而海航的持股者则主要是各家机构。

  另一方面,这也意味着它垮台的政治敏感性要小得多。当金融巨头不小心踩到火坑的时候,普罗大众很少会有什么情绪起伏。

  但是,欧亚集团表示,我们不应该期待,政府会采取惩罚性大强的措施。

  “北京不愿意迫使债券持有人承受巨大损失,因为这样会令其他中国企业对外融资时付出更高的代价,”赫尔森说。

  重大的企业破产也会带来政治风险。

  海航目前尚未有评论。但是在去年,首席执行官谭向东在接受BBC访问时,对于北京有计划收紧对中国企业海外业务限制的情势仍然相当乐观。

  他预计,海航仍然会得到中国各大银行的支持,而由于它在中国以外也有较大的存在感,因此也可能会依靠国际机构。

  到今天,他很可能不会如此轻松了。

  大连万达又怎样呢?

  在所有面对打压的中国企业当中,大连万达在海外的知名度是最高的,一部分是由于它所投资的类别。

  在中国最大富豪之一王健林的经营下,万达已经成长为中国最有影响力的地产发展商之一。

  而它也有海外投资,最引人注目的是在好莱坞——它控制着AMC电影院线以及传奇影业(Legendary Entertainment),后者是大制作电影《哥斯拉》和《蝙蝠侠:黑暗骑士崛起》等的联合出品公司。

  然而,曾经一度被认为是北京当局宠儿的王健林,与政府意见相左,贷款方被要求不再支持万达。

  而在警告讯号出现后,他很快地卸掉了手上的业务,包括中国最大地产协议当中的主题公园和酒店,将重要放在购物广场和电影业等核心业务上。有关协议随后的多番调整也从侧面反映了混乱的态势。

  较早前,万达已经中止了10亿美元竞购迪克·克拉克制作公司(Dick Clark Productions,DCP)的计划,该公司拥有电视和电影金球奖(Golden Globe)。外界指中国当局对海外投资的限制是其中的原因。

  欧亚集团的赫尔森形容,出售这些业务是“去风险化”的“激烈举措”。

  他表示,这对王健林来说是“一个痛苦的决定,但是现在看来是精明的”。

  还有谁在聚光灯下?

  另一个2017年中被列入观察名单的大企业是复星国际。

  它的投资对象包括英格兰足球俱乐部狼队、休闲度假集团地中海俱乐部(Club Med)、旅游公司托迈酷客(Thomas Cook)以及娱乐公司太阳剧团(Cirque de Soleil)等。

  不过,与其他公司不同的是,它仍在进行海外收购。

  上星期,该公司表示已经完成一项协议,成为法国最古老时装品牌朗雯(Lanvin)的主要持股人;虽然以它的标准来看,1.2亿美元的投资属于相当小。

  据赫尔森所说,万达和复星“似乎是站在了比较坚实的政治基石上”。

  这对中国海外投资来说意味着什么?

  中国当局的打压很大程度上是针对广泛投资多个领域的大型企业。

  其他大多数的公司则仍然能够继续进行海外投资。

  不过,与顶峰的2015和2016年相比,已经有所下降。

  资本市场咨询公司Dealogic指,2017年,美国和欧洲企业与中国达成的协议数量比之前一年下降了近25%。

  而特朗普政府在美国施展反对中国投资的言论也意味着,这一趋势可能会继续。

  本周,在吉利汽车收购奔驰汽车母公司戴姆勒(Daimler)将近10%的股份之后,德国表示将会密切关注。

  为什么是安邦?

  回溯上个星期,安邦一向以大胆的跨国并购著称,包括对纽约华尔道夫·阿斯多利亚酒店的收购。

  但是中国当局一直在压制这家金融企业,防凤凰彩票平台止过度贷款的风险。

  该公司董事长吴小晖在去年6月就已经被当局关押,涉嫌“经济犯罪”面临检控。

  欧亚集团的分析人士形容,这既是接管,也是救助。

  赫尔森说:“北京的做法显示了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压制大企业时采用的方式——惩罚行政管理者的不当行为,同时又向市场发出稳定人心的信息。”

  中国本来可以将安邦国有化——就像2008年英国金融危机时政府对苏格兰皇家银行所做的那样。

  又或者,迫使它被另一家公司收购——再次以英国为例,就是苏格兰哈里法克斯银行(HBOS)当年被卖给埃德银行集团(Lloyds Banking Group)一样。

  但是,北京选择了将这家公司交给中国保险监管机构代管一年。

  赫尔森指,这是一个“相对透明和对投资者友善”的做法,容许监管当局出售安邦的资产,在不将其国有化的同时换来资金。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在川普总统就与中国有关的几项贸易调查作出决定的期限日趋临近之际,有关被冷落的白宫贸易政策顾问彼得·纳瓦罗或被提升的消息,似乎预示川普政府中的贸易强硬派占了上风。北京方面,刚刚抛出修宪的习近平决定此时派其最倚重的经济高官刘鹤访美,显然希望缓和日趋紧张的美中关系和面临危机的经贸纠纷。

  星期一,华盛顿的贸易界人士仍然无法就周末传出的有关川普总统打算给纳瓦罗升职的消息加以确认。纳瓦罗将从总统副助理升任总统助理消息最早由“美国贸易内参”(Inside U.S. Trade)披露。

  周一,美国几家主要媒体的相关报道,所援引均为不便具名的消息来源。华尔街日报周五联系到纳瓦罗,但对方不予置评。纽约时报报道说,白宫女发言人娜塔莉·斯特罗姆周六回答媒体提出的有关问题时说,“白宫目前没有要发布的人事消息。”

  2016年底,凤凰彩票官网川普在就任总统前夕,宣布设立新的白宫国家贸易委员会,并任命纳瓦罗为该委员会主任。在外界看来,新设的贸易委员会和传统上影响力重大的国家安全委员会和国家经济委员会处于同一级别。

  纳瓦罗在川普竞选早期以及入主白宫初期,是川普在贸易方面的主要顾问。此前,纳瓦罗是加州大学欧文分校的经济学教授,曾因在其著作的《致命中国》(Death by China)和《即将到来的中国战争》(The Coming China War)中强烈批评中国政策而被视作对华贸易“鹰派”人士。

  华尔街日报称纳瓦罗是川普贸易观的强烈拥护者,他们认为贸易赤字是很糟糕的问题,而贸易政策也应该从削减不平衡着手。这样的贸易观受到众多主流经济学家的批评。

  据纽约时报报道,纳瓦罗进入白宫履新时,已经拟好了几项贸易行动方案,等待总统签字生效,其中包括美国退出北美洲自由贸易协定(NAFTA)的执行方案。纽约时报过往曾报道纳瓦罗在川普任内第一年,至少三次推动美国退出NAFTA,但均被以白宫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加里·科恩为首的更支持贸易的总统顾问挡回。

  但是,纳瓦罗主笔的另一个贸易政策方案,成为总统最早签署的行政令之一,就是宣布美国退出多边自由贸易协定跨太平洋伙伴关系。但他主张通过退出美国和韩国的自由贸易协定以及主张对进口钢制品征收关税的努力未获成功。

  2007年4月,纳瓦罗主管的国家贸易委员会被撤销,他被重新任命主管贸易和制造业政策办公室。当年9月,该办公室被划归国家经济委员会管理。该委员会主任科恩成为纳瓦罗的直接上司。

  在白宫幕僚长凯利的严格以级别划定的管控制度下,纳瓦罗无法参与白宫高层会议,也失去对总统贸易政策的影响力。

  纽约时报说,纳瓦罗的升迁或许是权力平衡向川普强硬贸易政策主张倾斜的一个讯号。

  华尔街日报和Politico报道均引述了与纳瓦罗相识的凤凰彩票网站国会美中经济与安全评估委员会成员迈克尔·韦塞尔的看法。韦塞尔说“他的职务变化表示总统曾经在贸易和制造业方面所作出的承诺可能得以实施。”

  华盛顿智库加图研究所的贸易政策研究主任丹尼尔·艾肯森对美国之音说,周末从白宫传出的各种消息有的是相互矛盾的。报道说川普本人想到纳瓦罗,问为何不让他参加会议,因此要给他升职。但也有可能川普说过后,幕僚长会将此压一压,因而纳瓦罗最终能否得以升职尚存变数。

  由于川普临近在几个贸易调查上作出行动决定,或公布结果的期限,纳瓦罗的升职使得这些问题更为敏感。

  不久前,商务部长罗斯就对进口钢制品和铝制品是否影响到国家安全的基于1962年贸易扩张法第232条的调查提出若干行动建议。川普需要在4月11日截止期限前作出决定。这些建议包括对所有钢制品和铝制品征收关税,或针对中国采取贸易行动,或设定进口产品配额等。由于美国进口的钢制品中,中国所占份额很小,因而全面关税影响最大的是加拿大和韩国等盟国。这使其成为一个政治上敏感的决定。

  尽管中国在美国进口钢制品中所占份额不大,但美国指责中国钢产能过剩造成全球钢制品价格扭曲。

  在据信已经结束的针对中国迫使外国公司转让技术的基于1974年贸易法第301条的调查也需要在近期发布调查结果。分析认为,一些调查结论会激怒中国,或可最终导致两国打起贸易战。白宫方面可能在如何处理这项调查方面也有意见分歧。

  加图研究所的贸易专家艾肯森认为,纳瓦罗的升职若得以确定,对美中贸易关系不利。他说:“彼得·纳瓦罗对于美中关系不是个好消息。他对中国持强烈批评态度。不幸的是,他也不是很懂经济。”

  美国众多主流经济学家对纳瓦罗都有类似于艾肯森的批评,许多人担心他的“极端主张”若成为美国贸易政策,会对美中贸易,以致全球贸易造成不利影响。

  过去这个周末传出的另一个消息来自北京,即习近平将派亲信刘鹤前往华盛顿。这个消息周一得到中国外交部的证实。外交部发言人陆慷在星期一的例行记者会上说,刘鹤将于2月27日和3月3日期间访问美国。该发言人说,刘鹤访美期间将与美方官员就“中美关系和两国经贸合作”交换看法。

  刘鹤是中国近几周派赴华盛顿的第二位高层官员。此前,国务委员杨洁篪于2月8、9两日到访华盛顿。但双方都认为那次访问并不成功。

  刘鹤与杨洁篪都是中共政治局委员。近期有消息来源称,刘鹤会接替即将离任的周小川,成为下一任中国央行行长。更早的消息称,刘鹤将在3月召开的中国人大期间被任命为主管经济的副总理。如以上消息成为事实,刘鹤将是继朱镕基之后第二个同时任副总理和央行行长的官员。

  外界将刘鹤视作习近平最信赖的经济顾问,称这位曾就在哈佛大学受过教育的官员主张推动经济改革。他被广泛认为是习近平提出的“供给侧改革”概念的来源,因而对习近平在经济政策上具有无人可比的影响力。

  刘鹤今年1月在达沃斯论坛演讲时曾说,中国的经济转型会为外国公司创造巨大的机会。他说中国今年将会进一步开放国内市场,并会推出一些会超出国际社会期待的改革举措。

  但一些美国的中国观察和分析人士认为,这样的话并不会令美国人信服,听过太多承诺后,能真正起到作用的只有实际行动了。

  美中双方在去年4月川习会时同意设定新的对话机制,包括美中全面经济对话。但7月中旬的对话因为双方在重要问题上存在很大分歧,最终不欢而散。在那之后,美方加大对中国在贸易方面的行为采取行动,包括更多的反倾销和反补贴调查(“双反调查”),以及绕过世界贸易组织的纠纷机制,用国内贸易法规对中国商品和贸易行为展开调查。

  尽管中国方面一直强调与美方通过对话解决问题,但川普政府认为对话只能将问题拖延下去,执意将对话搁置。

  Axios报道说,中方相继派出杨洁篪和刘鹤访美,一方面表现出中方希望与美方进行接触,再者就是希望弄清楚川普政府到底想要什么。

  加图研究所的学者艾肯森,川普政府最想要的是中国削减钢和铝产能,关闭国内的一些工厂,还有就是要中国采取行动、停止强迫外国公司转让技术方面,以及知识产权方面的侵权行为。

  至于刘鹤此行会否在美中贸易僵局上有所突破,艾肯森认为还是有希望的。他说:“或许美国不愿意恢复对话,是想要在要求中国政府作出改变承诺时,手中掌握更多筹码。”

  艾肯森认为,如果中国最终认识到美国威胁通过关税设置壁垒并非只是说说而已,那么很有可能这次会看到双方通过声明宣称中方会如何削减钢产能,并制定具体的行动方案。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