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经济 >

为解救债务困局,中国会再次开动印钞机吗?-墙外楼

  作者: 孙骁骥

  近段时间,中国的债务问题受到了很多讨论。中国的企业债、政府债、居民负债在过去的几年当中都呈现了很高的涨幅。根据麦肯锡的一项报告,2022年前,中国整体债务规模将达到355万亿。

  但经济逐渐陷于低增长的中国,偿债能力却愈加受到质疑。债务问题,已经成为了国际投资者非常担心的隐患。这对于急需外资来“救急”的中国经济而言,显然是雪上加霜。

  因此,在达沃斯论坛上,我们看到中国明确表示将计划在三年内控制债务规模。这似乎是在主动向国际传达一个稳定的讯号。“我们对打赢这场战役充满信心,思路也非常明确”。中国的经济代表这样说道。

  如今,债务压顶的中国承诺几年内解决债务问题,会不会也走上美国的老路,依靠货币贬值,以稀释货币的方法稀释掉过去欠的债务。或者说,中国有其他的办法解决债务困局。最关键的问题是,在“忙着还债”的大背景下,普通人的钱袋子到底还安不安全?

  一、过去十年“撒币”成性,如今补救压力山大

  通常来说,一个国家的债越多,借助通货膨胀来减轻债务负担的吸引力就越大。了解货币史的人都知道,货币的历史其实就是财富再分配过程。通过增发货币,国家不仅可以藉这种方式来摆脱部分债务,而且还能使自己的财政更加充实。

  货币发行过量,受益的是政府、与政府接近的国企、某些富人。不论在什么国家,由央行增发的货币首先会流入政府部门,以及接近政府与权力的企业。当资产价格全面被抬高后,钱才会流进老百姓腰包。

  众所周知的例子就是美国。美国在全球“大撒币”,使得美元成为全球流通和储蓄最多的一种国际货币。与此同时,过去几十年,美国逐渐从一个制造型国家变成消费与金融主导的国家,大量借贷购买商品、借贷消费的流行,使得美国欠债额度巨大。这样一来,美国政府有很强的动机来通过其联储系统令美元贬值,以自动稀释掉债务。

  这条路会是中国要走的路吗?至少在目前看来,可能性并不大。主要的原因在于两国的国情不同,债务发生的背景不同,因此处理的办法也不可能一样。

  在债务问题发生以前,中美两国都经历了“大撒币”的过程,但是当年的美国“大撒币”是面向国际,让美元在全球范围内流通。据统计,美国的债务自上世纪60年代开始经历了七十八次上调,债务上限达到20万亿美元,在今年的3、4月债务又将上调。

  与此同时,美联储开动印钞机,猛印美元,这些美元长期流向美国以外的地方。联储的数据显示,美元M2在2017年底达到13.8万亿,对比之下,在十年前次债危机发生的时候,美元M2总量只有7万多亿。总货币量在十年之间,接近翻倍。

  但是,中国近十年的“大撒币”并没有撒向国际,而是几乎全部撒向国内,人民币也并不是一种完全市场化的货币。我们参考人民银行公布的M2增量,会惊人的发现自从08年金融危机以后,中国已经超过美国成为全球最大印钞机,大把人民币撒向国内。

  统计显示,去年12月中国M2总量为167万亿人民币,但在2008年的时候,M2只有40万亿左右。与此同时,从2008年至2016年,中国三大主体的债务杠杆从125%持续上升到了超过200%,企业债务增加幅度最大。

  中国在这期间货币增加的比例,就要比同时期的美国要高得多。由于这些钱在十年间大量流向国内不动产市场,因此没有造成高速的通货膨胀,但却直接造成了现在大城市的高房价。物价上升远比房地产缓慢,反而稀释了人们对于通胀的感觉。

  可见,中国的债务问题不像美国,美国可以在很大程度上诉诸于国际市场。中国的债务大部分都是内部消化,出现问题也是内部解决。这就使得中国不可能是像美国那样仅仅依靠货币贬值来稀释债务。

  由于之前这些年挖的坑实在太大,现在的货币政策根本就不敢继续“大放水”,即使明知道放水能稀释债务。中国的M2月增量百分比,已经从去年5月年开始下降到了个位数。此前,中国在长达近十年的时间里,M2增量百分比高达十几甚至接近三十。

  形象点说,由于长期服用壮阳药加上不节制,身体已被掏空,现在的治疗方法一定是建立在“停药”+“节欲”的基础上,再加上其他的改善身体的疗法。

  开动印钞机这种做法有点过时了,既不合时宜又副作用明显,不应该是中国将要采取的主要套路。那么,我们最有可能采取什么套路来解决这个问题呢?

  二、危机与问题不会消失,它只会被不断转移

  前段时间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有意回避谈到债务,其实这等于宣告中国不打算太过于紧缩的控制信贷规模与货币供应。在金融领域“勒脖子”在某种程度上是威慑性和象征性的举动,如果完全枯竭流动性,那么如今的国内银行和企业很快就要窒息而死。

  实际上,我们也看到,中国央行一直在通过各种中短期借贷工具向市场释放流动性。

  中国的央行在这些年搞出了一系列定向的借贷便利工具(MLF、SLO、SLF等等各种“麻辣粉”和“酸辣粉”),来为市场提供中短期的流动性并调节利率。这一方面加大调整利率的干预力度,另一方面就是考虑到在货币与信贷紧缩的时期,银行等金融机构有可能出现流动性不足的窘境。实际上,这等于是在信贷供给面搞了一个“供给侧改革”。比起过去狂发M2的老办法,无疑要“文明”很多。

  以上的一系列做法就等于是在向经济体持续输“营养液”,不至于让企业和银行一下子肚子就被饿扁。在今年1月,央行的单周货币净投放又创一年新高,超过8000亿元。不过,央行在维持一定的流动性并且调节利率的同时,最终还是必须要想办法,把中国经济严重亏空的身体给补起来。

  这些“补身体”的疗法可能会是什么样的?我们不妨来听一下专家的说法: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也向外界透露了一个讯息,如果借贷更多凤凰彩票官网地来自家庭部门的话,中国更有可能会允许债务增长。

  最近的实际情况也正是这样:抵押贷款和其它类型消费贷款在不断增加,从而促进了家庭借贷和开支的增长。官方也曾明确表示希望有更多的消费支出,以使得中国的经济增长更加平衡。

  可以说,中国的监管部门和企业并不像国际机构那样担忧债务。国外机构担忧中国债务,主要是针对投资角度而言,毕竟去年中企海外发债超过1800亿美元,难免引起机构担忧。

  但国内则是另一番景象。某上市企业高管那句著名的话,颇能看出他们目前对于负债的态度:债务就像虱子,身上虱子多了,自然也就不觉得痒。为何“不怕痒”,原因在于“皮厚”。

  这个时代,债务欠越多的越是老大,当然前提是你要有后台,自然会有人和机构来帮忙善后。中国企业序列当中的“亲儿子”恰恰是债务最重、偿债能力最弱的一群。国家对此绝不会不管。

  随着中国统计数据造假的事件发酵,人们也越发意识到中国经济增长下行、乃至停滞的现实性。这说明,企业还债能力相应也会呈下降趋势,其继续举借债务能力的下降,加上现在利息支付的压力,可能会使得各种掩人耳目的资金空转行为增加,增加银行业经营风险,同时企业再投资意愿下降,也会使得经营景气度下降,让经济进一步承压。

  因此,无论是开动印钞机稀释债务,还是直接偿债,都变得越发不现实。解决债务的问题,具体还得依靠用新债偿旧债的办法,并依靠市场力量转移债务。

  在新债偿旧债方面,企业直接发债的空间依然没有扩大,尤其是关于被严重管控的地产开发项目和产能过剩项目,发债几乎停摆。据统计,去年企业债券市场几乎同比少发行了2.55万亿,全年发行不到5000亿。

  不过,相比于备受关注的企业债,政府债务和居民债务比率相对没那么高,有必要时可以用它们来填补企业债的窟窿。因此,以往直接用新债偿旧债的方法可能会被“挖东墙补西墙”的方法取凤凰彩票网站代。

  这可能造成两个趋势:居民债务进一步加杠杆可预见。另外,专项金融债的发行上,国家或许会有更大的力度。实际上,后者也可以理解为当年基础建设投资在今天的升级版。

  企业债的窟窿靠换了个形式的政府债和居民债来填,大量的债务作为一种资产被包装过后卖向投资市场。此情形不禁令人想起次债危机前夕的美利坚。其实,一切都是换汤不换药。不用想太多,记住这句真理就行:危机与问题不会消失,它只会被以各种方式不断转移。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C 先生移民美国後,有份很好的工作,娶了一位黄头发蓝眼睛的美国媳妇,公正地说,这位美国媳妇的心地很善良,她在医院工作,有时会亲自做些美食送给住院的孤寡老人,但就是不习惯与已经取得美国永久居留权的公婆住在一起,尽管家里有两个孩子需要有人照顾,但夫妇俩商量好了,公婆每年来美探亲与他们共住的时间不能超过叁个月。老人只有这麽一个儿子,虽然极不愿意,但也无可耐何。即使如此短暂的共处,由於生活习惯的不同,也不断闹些家庭矛盾,并最终导致家庭破裂…

  耳闻目睹这些发生在自己身边的活生生的事实,再加上残存在脑子里的许多越传越离谱儿的“丑闻”,我也和不少人一样,很仓促地下了一个“美国家庭不养老”的结论。

  但是始终心存疑窦:像美国这样高度发达又颇讲文明的国家,怎能频频发生“人到老了没人管、病死家中无人知”这样的悲剧呢?直至最近亲自接触的一件事儿,才让我对自己先前的“结论”打了更大的问号,逼着我进行了一番新的求索。

  起先,接触一位老太太,九十叁岁高龄了,仍然独居一处,女儿女婿对她不放心,几次诚心诚意地劝她搬过来跟他们一起住,可是老人就是不愿意,她强调了自己“总是觉得一个人比几个人住在一起过得好”的喜欢独居的思想,还列举了她新近做的几件“很有说服力”的事情,什麽自己养花种草啦,上街购物啦,还嫌一个维修工已经做好的水泥地面质量欠佳、自己砸了重做啦,等等,证明“自己的身体结实着呢,确实不需要他们照顾”……老人如此这般地拒绝,子女们还能说些什麽呢?要知道,美国人特别注意尊重人,特别是尊重对自己有养育之恩的老人的意愿。

  後来又发现,像这样“固执”地迷恋独居的老人并非少数,而是很多。有一位八十多岁的老太太,儿子是资深教授,女儿是餐馆老板,他们都很有钱,也都愿意把老妈接到自己家里瞻养,可是偏偏老太太不同意,她觉得跟子女们住在一起不自由,八十四岁了,还自已开着车子到处转游。子女们没法,只好在她的身上安了报警器,有一次老太太心脏病犯了摔倒了,报警器一响,医生马上知道了,赶紧开了救护车来,把她抢救了过来。

  足见美国家庭的“养小不养老”,也并非都是子女的不孝,而是源自老人爱独居。其实爱独居的何只耆老一族,最近的一项调查表明,具有这种思想的美国人,白人占百分之七十二,非裔占百分之六十八,西裔占百分之六十,亚裔最少,占百分之四十九。我想本文开篇列举的几个事例,大概就是在多数美国人爱独居这样的大背景下发生的。

  但是必须弄清,子女爱独居同对老人不孝顺之间不能划等号。事实上,许多美国人还是很重亲情的,美国的孝子也不少。在如今的自由市场环境里,许多美国人为了谋生,背井离乡,到外地发展,但他们人离心不离,每逢节假日,尽量地开车、坐飞机往回跑;更有一些人,为了妥善解决老人爱独居和子女不方便照顾的矛盾,他们宁愿放期高薪工作和锦绣前程,提前退休或另找工作,举家搬到老人附近居住(据美国“养育子女”站2006年对1353名成年人调查结果显示,就有72%的回应者住在父母家附近);而大学毕业後就留在父母身边找工作的年轻人,近年也呈逐渐上升的趋势。

  其实,岂此只有美国人爱独居,看看以得享天伦之乐为荣的中国人,爱独居的也不少。最近回国就碰到这样一件事,对我触动很大,一对老年夫妇退休后,在大城市工作的儿子把他们接到自己家里住,孩子家庭条件很好,对老人又很孝顺,但是住着住着,两位老人还是觉得在这里享福,不如在自己家里自由自在,最终还是搬回老家来了。如今,像这对老人这样选择逃离“人伦乐园”的越来越多。如果向年轻人问卷调查,刨去希望老人继续为他们的小家庭做出奉献的因素,我想乐于与老人分居的一定也不少。

  一位致力于研究中美两国老人生活状况及差异的学者指出,两国老人的晚景之所以截然不同,根原在于文化上的差异:许多中国家长心甘情愿地为孩子牺牲一切,因而希望孩子长大以后对自己孝顺,美国人则认为,培养孩子是一种社会责任,而不是“自我牺牲”,孩子回报不是反哺父母,而是努力使自己成才。美国的一家杂志《海外校园》曾就中美“孝道”的不同展开专题讨论,得出的结论是:中国文化趋于依赖子女,美国文化赞成独立;中国文化敬重长者,美国文化提倡平等;中国文化中的孝敬以责任、义务为基础,美国文化的孝敬以自由、尊敬为基础;中国传统社会没有为所有人提供社会福利和服务,而美国有比较完善的社会福利保障。显见这一结论,除了文化差异外,还有不可忽视的社会、经济等要素。可喜的是,中国政府正在城乡渐次推行的一系列低保、养老及医疗新措施,将使受惠老人的晚年生活得到一定程度的改善。

  人类为了繁衍生存和生理情感的需要而建立家庭,组成家庭的“硬件”是构成这个家庭成员的“人”和所据有的财产,关於这一些,古今中外概没能外。但是有关家庭成员相互之间的依存关系及相处方式却因国家民族及社会发展阶段的不同而存在差异,加之美国的养老保险搞得比较好,一些无人照料的老人,国家和慈善机构多会出钱出力设立养老院,承担对他们的养老事务,而且许多养老院办的很不错,以致有些独居老人最终需要别人照顾时,在依亲还是去住养老院,相当多的一些老人很乐意地选择了後者。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作者: 荣大一姐

  90岁的褚时健终于交棒给了独子褚一斌。他可能是中国资历最老的企业家了,74岁出狱创业,在哀牢山16年,画地为牢种橙,触底反弹。这位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企业家,坦言晚年最困扰他的就是接班的问题。从2012年开始,他就在孙女婿李亚鑫和独自褚一斌中摇摆不定,2015年两场自相矛盾的新闻发布会更是让接班问题公开化。

  家族企业的传承向来凶险,大概30%的家族企业能成功进入第二代,只有10%的家族企业能成功进入第三代,能进入第四代的仅有3%。华人家族企业传承的平均损失是在60%左右,香港最为夸张损失80%。

  这就不难理解为什么在华人创始人退休的平均年龄是78岁。

  72岁去世的鲁冠球就曾对吴晓波说,战士的终点是坟墓。不过,他为“突然”的终点准备了25年,所有的“突然”就变的理所当然,水到渠成。鲁冠球有三女一子,作为儿子的鲁伟鼎,在21岁时就已经在父亲身边作为总经理助理,学习处理企业事务。23岁,鲁伟鼎提拔为总裁。

  上阵父子兵,这是最基本的模式。

  鲁冠球主攻实业,完成产业链的纵深;鲁伟鼎试水资本运作,开疆扩土积攒资历。鲁伟鼎在资本市场的运作显现出了不俗的格局。在金融市场上已经基本拿到除券商外所有的牌照。2002在争夺民生人寿控股的时候,鲁伟鼎前后一共花费7年时间,2009年,最后拿到另一个“败家的”富二代“李兆会手中的股份,完成控股,终于拿下保险牌照。他还曾截胡李泽楷,拿下新能源汽车-菲斯科。

  25年,鲁冠球不仅用缜密的安排对内让鲁伟鼎攒足了接班的资本,而且还让他积累的珍贵的政商资源。2003年,鲁伟鼎就已经是共青团中央的候补委员,07年转正,13年,进入浙江省政协。在商界,鲁伟鼎、马云、丁磊郭广昌陈天桥等人一起成立了江南会。

  父子兵模式虽然保守,但是稳妥。

  其实老父坐镇,即使培养接班过程中出现问题,也不至于伤筋动骨,还有试错的机会。鲁伟鼎也曾犯错,2004年,他收购天和证券,拿到过券商牌照。可不到两年,就亏损6个亿,破产清算,就丢到手的券商牌照。

  哇哈哈的宗馥莉,也是在老父宗庆后的压阵下,不断试错。不久,在资本市场,希望借壳上市的宗馥莉就被中国糖果的人摆了一道,原持股人低价吸筹,高位套现。不过,这对娃哈哈来说并没有伤筋动骨,没有掀起多大波澜。每次宗馥莉开除的员工,宗庆后都会出面缓和,请回到哇哈哈。虽然她现在还在挣扎,但至少不会幼稚倒说,李嘉诚都能走,我为什么不能的话了。

  然而,不是所有人都可以这样的幸运,可以得到耐心培养和教导。

  将民生人寿的股权卖给鲁伟鼎的李兆会,班接的就很匆忙。2003年,22岁的李兆会还在加拿大学习,突然被召回,还是在飞机上才得知父亲李海仓遇害。在灵台前跪了一夜,想了一夜,他坦言不想接下担子,希望公司元老接手。但为了平衡各方利害关系,他被众人强行架上台,只能强迫自己表决心,

  ”我要照顾我的家,我的母亲和妹妹。公司是我父亲的,不能让它败在我手里。企业目前的条件比我爸创业时好了不止一千倍,我再做不好,就是我无能“。

  李兆会的接班太仓促了,既不熟悉公司治理和业务,也没有和公司元老良好的默契。他完全就是一个陌生人,力主李兆会接班的爷爷李春元曾告诫他两年不说话,学习就好。

  少主登基,大臣辅政看似能安抚人心,但实际上,辅政大臣和幼主的冲突在中国历史上从来就没有断过,幼主掌权的第一步就是踢开辅政大臣。康熙的四大辅政大臣,除索尼早死外,都没有善终。

  夫威福者,人君之器也;人臣执之,久而不归,鲜不及矣

  很快,扶政的元老五叔李天虎和书记幸存海被逐出。

  可李兆会对钢铁并没有兴趣。一开始就放弃了父李海仓布局的福建宁德项目,导致困于内陆山西的海鑫成本居高不下,导致后来没能挺过银行抽贷。

  不仅内部治理一团糟,李兆会也不懂维护外部的政治资源。李海仓长袖善舞,在官员口碑非常好,闻喜县的书记曾言,”我是海鑫建设指挥部的总指挥,副书记、常委也好,人大主任、政协主席也好,都是副总指挥?”。奈何李兆会热衷资本,常年呆在北京,当地主官员根本找不到他。

  更糟糕的是,他在资本市场的表现被夸大了,投资民生银行获利近26亿,不是他眼光独到,而是的李海仓生前安排。其他也大多是一二级市场的套利,没有任何的布局安排。反而,频繁的抽调海鑫的资金,疏于日常管理,让海鑫倒在了银行抽贷的最后一根稻草上。

  15年过去了,海鑫债台高筑,已经易主。李兆会在见债权人时,紧张到衬衫湿透,还承诺在我还年轻,以后一定能还上。可惜之后就难觅影踪。因为债务问题,不知去向的李兆会更是被法院限制出境。他已经没有机会了。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